所谓的激感人心的时代其实很乏味?

时间:2021-06-09 00:45 作者:华体会体育
本文摘要:“我们对新奇事物的过分迷恋其实并不新奇” ,多米尼克 ?桑德布鲁克如是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变化的世界里,这种变化前所未有,让人眼花缭乱。正是因为全球化,国之界线正逐? 渐瓦解,同时,技术革新正以我们险些明白不了的方式从基础上重塑着我们的生活。 在21 世纪初期,历 史的变迁日益加速;这种变迁史无前例,一切都和从前纷歧样了。不管怎么说, 这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套话。 可是,我们有这种论调正是缘自我们对新奇事物的过分迷 恋,对深条理历史模式的无知,以及我们的狂妄自大。

华体会体育

“我们对新奇事物的过分迷恋其实并不新奇” ,多米尼克 ?桑德布鲁克如是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变化的世界里,这种变化前所未有,让人眼花缭乱。正是因为全球化,国之界线正逐? 渐瓦解,同时,技术革新正以我们险些明白不了的方式从基础上重塑着我们的生活。

在21 世纪初期,历 史的变迁日益加速;这种变迁史无前例,一切都和从前纷歧样了。不管怎么说, 这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套话。

可是,我们有这种论调正是缘自我们对新奇事物的过分迷 恋,对深条理历史模式的无知,以及我们的狂妄自大。为了证明相比于先辈们的优越性, 我们夸耀说自己 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厘革期。可是,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可以用来证明, 实际上我们并没有生活在何等有 趣的时代。就以全球化为例。

其拥护者美国人托马斯 ?弗里德曼认为,全球化是一个全新的“国际体系” ,它影 响着“全世界险些每一个国家的政治、情况、地缘政治以及经济”。可是,如果把它置于历史的情况中, 这个词险些毫无意义可言。有哪个社会未曾或多或少地被全球化过呢?例如,罗马帝国完完全全是一个多民族、多文化、跨国界的实体,仅在它的首都就有几十种差别的语 言和宗教相互竞存。

古罗马人不光从埃及入口谷物,还向中国和印度购置香料以及器皿, 同时,他们出口 陶器到其他的国家, 甚至卖到了遥远的当地治里。我们可能会为班加罗尔的呼叫服务中心而兴奋不已, 殊 不知最先到达那里的还是古罗马人,他们可是常为天下先的。只管已往的几十年间生活中方方面面的变化随处可见——好比西方妇女的职位的变化——但我们更应 该指泛起代生活稳定的一面。

1945 年以来西方世界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战争,多数国家的国界线半个多 世纪以来都保持着原样。虽然我们总喜欢吹嘘自己的现代性,可是,今天的英国,虽然有漂亮的田野景致 和高耸的摩天大楼,对于 20世纪四五十年月的人来说,一点都不新奇。

只管我们对互联网,另有 iPod十分热衷,但我们并非生活在一个伟大的技术革新的时代。大多数日 常生活中用到的技术——好比烤面包机、水壶、中央供暖系统、电视、飞机、火车、汽车——都是几十年前就问世了。虽然推介互联网的广告铺天盖地, 可一个残酷的事实是: 我们大多数人都用互联网来做一些 很是传统的事情, 无论是购书还是给朋侪写信。

总是有人跟我们说互联网 “打开” 了一个新的世界, 然而, 令人受惊的是, 90%的网络流量都发生在当地网。和几十年前人们对变化的普遍期待相比,如今变化的速度还是要慢一些。例如,当斯坦利 ?库布里 克的影戏《 2001 :星际周游》于 1968 年上映时,人们似乎有理由想象有一天将乘着泛美航空的航班飞往 空间站,和有知觉的电脑谈天,而且住在月球上。可是 1968年去看过这部影戏的那些观众们要是知道直 至现在他们还住在米尔顿 ?凯恩斯,看着《杀机四伏》时,肯定会大失所望的。

我们追求新奇事物也不是什么新奇的事。1944年,乔治 ? 奥威尔就忿忿不平地诉苦说: “我不知道 听过几多遍‘飞机和收音机消除了距离’ ,另有‘世界各地如今都是相互依存着的’这样的话”。如果他还 在世,毫无疑问,他也同样会为现在相类似的看法而气恼不已的。虽然婴儿潮那代人喜欢吹嘘说他们履历的变化比其他时代的人都要多,但我们用不着向前追溯太远就 能找到更为庞大的变化。

试想一个英国人,他于 1865年出生在一个乡村里,那儿人们还骑着马,驾着马 车,冬日里冰天雪地的,视野很有限。假设他能活到 80多岁或是 90多岁(这完全有可能) ,他就能亲眼 眼见汽车、飞机、收音机、电话、影戏、家庭电器、公共普及教育及妇女选举权这些事物的降生——这样 的世界与当今社会差距并不大。换句话说,到他去世前,他所看到的变化之大,是我们难以想象的。我 料想,在他看来,我们自认为激感人心的时代也许真的很乏味。

中国有句咒语:“希望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 ”意思是紧随有趣时代而来的是杂乱和焦虑。果真如此的话,我们算是很幸运了,因为我们没有生活在有趣的时代。


本文关键词:所谓,的,激感,人心,时代,其实,很,乏味,“,华体会体育

本文来源:华体会体育-www.foshanyd.com